现在位置: 首页  / 首页信息  / 时政要闻 / 我国工业互联网已进入大发展时代
我国工业互联网已进入大发展时代
 发布时间: 2018-02-07   浏览: 1127

预计2020年将达到万亿元规模我国工业互联网已进入大发展时代  

  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不仅能为制造业乃至整个实体经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提供新型网络基础设施支撑,而且催生了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服务型制造等新模式新业态,有力促进了传统动能改造升级和新动能培育壮大。当前,我国已形成比较健全的工业互联网产业体系,工业互联网应用正由家电、服装、机械等向飞机、石化、钢铁、橡胶、工业物流等更广泛领域普及

  “2018年是全面实施工业互联网的开局之年。”在近日由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联合主办的2018工业互联网峰会上,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工信部将开展工业互联网发展“323”行动,即打造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推进大型企业集成创新和中小企业应用普及两类应用,构筑产业、生态、国际化三大支撑。

  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理事长、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长刘多认为,目前工业互联网已进入大发展时代,我国已形成较健全的工业互联网产业体系。经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专家测算,2017年我国工业互联网直接产业规模约为5700亿元,2017年到2019年年均增长约为18%,预计2020年将达到万亿元规模。

  平台发展活跃

  “当前,我国工业互联网网络、平台、安全三大体系建设正加速创新发展。”苗圩指出,企业在工业互联网网络、平台、安全等领域不断创造出新技术、新产品、新方案,工厂内外网络改造升级稳步推进,安全保障能力不断提升,初步建成了一批典型应用平台。

  工业互联网平台已成为全球主要国家与跨国巨头竞争和布局的焦点与核心,各类产业主体积极布局,推出一系列工业互联网平台产品。

  据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副局长刘杰介绍,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创新活跃,装备、自动化、工业软件、信息技术和制造企业从不同领域积极推动平台发展,目前已经形成超过30个工业互联网平台。部分平台企业能够在航空航天、装备制造、信息电子、冶金、石化等行业精耕细作,在质量优化、工艺优化、设备预测性维护、供应链协同等方面形成一系列创新应用,并逐步培育起一个工业应用的创新生态。

  其中,海尔的COSMOPlat被誉为真正的工业互联网平台。“2017年,COSMOPlat平台实现交易额3113亿元,订单量达到4116万台,成为全球最大的大规模定制解决方案平台。”海尔集团总裁周云杰介绍说,“这个平台不是简单的机器,而是高精度下的高效率,是企业转型升级的平台。我们在生产线上生产的产品51%是客户定制,18%是消费者直接下单,产品不出库率已达到69%,直接配送到客户端,订单周期缩短50%。”

  工信部信息化和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安筱鹏表示,到2020年,要支持建设10个左右跨行业、跨领域平台,建成一批支撑企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的企业级平台;培育30万个工业APP,推动30万家工业企业应用工业互联网平台。

  产业持续升级

  “当前,我国工业互联网蓬勃发展,技术体系日趋完善,应用场景不断丰富,推动制造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和云化发展。智能制造协同制造云制造的生产方式创新,实现了更加高效、绿色、精准、个性化的制造服务,适应了产业升级的时代要求。”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跃说。

  工业互联网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不仅能为制造业乃至整个实体经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提供新型网络基础设施支撑,还催生了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服务型制造等新模式新业态,有力促进了传统动能改造升级和新动能培育壮大。

  当前,我国工业互联网应用正由家电、服装、机械等向飞机、石化、钢铁、橡胶、工业物流等更广泛领域普及。

  “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我们现在进入了工业互联网时代,这是一个万物互联、设备数量庞大、用户需求多样、机遇潜能巨大的时代。工业互联网是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虚拟经济向实体经济拓展的重要载体,抓住时代机遇,中国企业就可能成为世界级的企业。”周云杰说。

  刘杰认为,目前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进度与全球一致,都处于起步阶段,但有自己的特色,目前在参考架构设计、技术创新与产业化、生态体系建设、应用模式创新、国际合作等方面都取得了一系列进展。

  据刘多介绍,从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的会员单位构成来看,工业企业占35%,信息通信企业占38%,几乎平分秋色,同时通信产业有很多在做工业软件,包括6%的安全公司。最重要的是,这个联盟是一个开放的联盟,面向全球,与全球在同样的起跑线上竞争,境外企业占7%。

  安全保障加码

  刘杰强调说,因为工业互联网涉及众多关键制造领域,在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同时,应同步推进工业互联网安全保障体系建设,从而有效防范因为网络攻击可能引发的安全生产事故和人民生命财产损失。

  然而,360公司技术总裁、首席安全官谭晓生坦言,此前360曾对我国100多家大中型工业互联网企业的应用站点做安全扫描,发现每个企业平均存在5个高危漏洞。

  事实上,不仅是中国,整个世界的工业互联网安全防护都存在短板。美国网络安全公司IOActive发布的数据显示,在对34家工业企业的移动APP及其服务端分析后,共发现了147个安全问题。由此可见,全球工业互联网安全形势极为严峻。

  “目前,很多工业企业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领域的网络安全方面,尚无足够的应对经验和能力。”谭晓生分析说,互联网安全企业对于工业互联网安全的研发,同样面临巨大挑战,这主要是由工业的特殊性造成的。工业门类细分化明显,每个门类自身又具有一定的独特性,所以通用的网络安全方案并不可行。工业细分领域的专业知识,又非网络安全专家所擅长,因此工业互联网技术和行业跨界所面临的挑战更为艰巨。

  谭晓生认为,随着工业互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工控系统直接连到互联网上,这也使对网络空间的攻击会穿透虚拟空间,直接映射到现实世界来。换言之,工业互联网使得网络安全威胁从信息安全扩展到工业生产安全、人身安全、城市安全乃至国家安全的更大范围,进入到“大安全”的时代。在工业互联网“大安全”时代,必须通过工业企业与互联网安全企业的合作创新,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工业互联网安全之路。

  在推进工业互联网发展进程中,工业互联网联盟一直在构建我国工业互联网的标准体系,其中安全也是重要的一方面。

  “目前已评审完待发布的有5个标准,涉及管理接口、服务接口、安全接入等。我们也希望能够不断构建标准体系,为工业互联网发展壮大奠定坚实的基础。”刘多透露说。(记者 黄鑫)(来源: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