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强省建设  / 活动要闻  / 《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实施十年来,高校知识产权转化运用不断提速
《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实施十年来,高校知识产权转化运用不断提速
来源: 超级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8-06-28   浏览: 281

——让创新成果不再“沉睡”

  高校招生季来临,“抢人大战”轮番上演。与“颜值爆表”的校园环境相比,高校科研创新的“硬实力”才是吸引优秀人才的法宝。作为知识产权产出和转化的重要高地,《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实施十年来,我国高校不断完善知识产权管理制度,积极开展知识产权转化运用,让越来越多创新成果从实验室中“苏醒”。

  一项调查显示,我国近八成高校已建立了专职或兼职知识产权管理机构,六成以上高校建立了知识产权权属和利益分配制度。截至2017年底,全国高校拥有有效发明专利25.8万件,占国内有效发明专利总量的18.3%。在国家政策引导下,我国高校知识产权转移转让日趋活跃,高价值专利许可转让、作价入股设立企业的案例正不断涌现。

  多元模式 促智慧成果变现

  “科学家持了股,科技上了市。”2014年11月刊登于《人民日报》的一篇文章,在科技人员“朋友圈”里引发热议。来自北京理工大学雷达所的毛二可院士在雷达研究领域可谓大名鼎鼎。借助中关村先行先试鼓励科技创新的政策措施,毛二可院士创办的理工雷科公司将一大批知识产权转化为拳头产品,成为高校实施知识产权入股股权激励的成功案例之一。

  长期以来,高校知识产权转化面临着创新质量不高、自身认识不足、资金支持乏力、市场意识不强、体制机制不完善等诸多障碍。近年来,在三权改革、科技成果转化法修订以及支持价值导向的分配政策指引下,高校知识产权转化应用空前发展为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推动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产业迈向中高端提供了有力支撑。

  自2008年以来,浙江大学一直是获得国内发明专利最多的高校之一。如何提高专利转化率、将科研成果转变成实打实的社会效益,自然成了浙江大学知识产权工作的重要内容。浙江大学副校长严建华表示,近年来,浙江大学着力构建产学研用一体化的创新路径,出台了一系列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文件,健全科技成果转化流程,明确收益分配奖励比例,在全国建成了11家产学研创新服务区域平台,设立技术转移分支机构98家。

  不仅如此,浙江大学还积极尝试知识产权运营新模式,建立国家知识产权分析评议中心,发起成立浙江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为知识产权交易提供专业化服务。2013年至2017年,浙江大学签订技术转让合同370项,合同金额价值2.852亿元,仅在浙大科技园,浙大师生参与创办的企业就有339家,一大批科技成果成功转化。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上海交通大学的转化模式也在探索中变得逐渐清晰。“我们主要有4种知识产权转化模式,一是公司持股,按股份进行奖励;二是知识产权的奖励加上团队承诺;三是通过事先分割知识产权,团队以货币资本出资;四是预期权益加自主创业的方式。”上海交通大学副校长奚立峰表示。

  通过设立专业机构从事知识产权管理,并与校外各类型知识产权服务机构进行对接合作,近年来上海交大知识产权收益持续保持增长态势,仅2017年前11个月就交易了117件专利,共计7604万元,促成技术持股项目13个,项目总额合计9.362亿元。

  越来越多的专利转化模式孕育而生。针对药物研发高风险特征,北京中医药大学探索出“里程碑式支付”的专利转化模式,设定药品获得临床批件、二期临床等多阶段付款方式,成功将某中药先导化合物专利以6000万元的总价转让给上海某药企。北京理工大学积极推动国防科技成果转化,通过“入门费+产值提成”的方式,将专利许可给军工企业投入产业应用。中国矿业大学推动成立中国矿业知识产权联盟,发布无煤柱自成巷“110工法”专利池,将27件专利在我国神华、中煤、川煤等大型煤炭企业推广应用,使得600万吨煤柱得以回收节约。

  “高校作为我国科技创新的生力军,是知识产权制度最主要的受益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校长黄海军表示,知识产权战略实施极大地推动了高校创新成果的创造和应用,有效地支撑了创新型人才的培养,促进了学科水平的提升和发展。

  改革创新 助专利转化提速

  “《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定位准确、措施得力,是指导中国知识产权事业发展的纲领性文件,有效地推动了中国高校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各项工作的发展。”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钱林方表示,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的不断完善,对高校的科学研究、成果产出、社会服务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十年来,我国高校拥有的专利数量与质量显著提升,但大量沉睡的高校专利仍然阻碍着科研创新进一步发挥经济和社会效益。站在新的起点上,如何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权益分配制度,让高校创新成果更好地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伟表示,由于专利维护时间长,学校难以支持全部的专利维护费用。“建议增加高校科研项目知识产权经费。”奚立峰也表示,教师在申请科研项目时也会申请知识产权经费,需要各方加大对高校知识产权投入的重视。“希望站在国家发展全局的角度,设立国家知识产权维护、救助基金,对于涉及国家重大安全利益、重点产业发展的核心知识产权进行维护救济,并加强综合利用。”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陈杰说。

  “部分教师因为职称晋升申请专利,对后续专利转化缺少关心。高校一定要建立知识产权授权、转化与绩效考核、职称晋升合理挂钩的评价体系,不仅要鼓励大家提交专利申请,还要提高转化积极性。”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王家臣表示,提高转化积极性,同时需要国家进一步明晰政策措施、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营造良好的知识产权运用环境。

  “通过多年探索,我们发现‘先确权,后运用’比‘先运用,后确权’好,专利权比奖励权好,国家个人混合所有比国家所有更能调动创新积极性,提升转化率,希望在专利法第四次修改中完善相关条款。”西南交通大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康凯宁说,2016年,西南交通大学出台了进行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西南交大九条”,两年来通过分割确权,促成超过1.3亿元的知识产权作价入股、20余家高科技公司成立。

  “知识产权既是建立创新链上的不同主体利益关系的机制,也是优秀成果的筛选机制。”清华大学副校长尤政建议,应更加注重知识产权创造质量,积极推动知识产权运用向广度和深度发展,进一步加强技术筛选,开展知识产权挖掘与布局,加强与市场的对接,促进专利价值充分释放。(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实习记者 邹碧颖)